开年第一炸为什么非狂飙莫属

来源:TVB影视大全人气:523更新:2023-05-03 06:12:38

作者 | 李丹 张继康

编辑 | 董雨晴

黑帮、悬疑、市井,集多重元素于一身的剧集《狂飙》无疑成为了2023年开年第一爆。

社交网络上,“还有谁没看《狂飙》”成为新的社交谈资。春节假期,男女老少围坐一堂,看的聊的也全都是《狂飙》。居高不下的讨论度,让与《狂飙》相关的话题词条住在了热搜上。

“《狂飙》不仅在飙演技、飙车技,还飙收视率”,有观众评价道。云合数据显示,1月27日单日,《狂飙》的市场占有率就高达50.4%,单日播放量突破2亿,而第二名《去有风的地方》,市场占有率仅为7.2%,单日播放量仅为3020万。作为独家网络端播放平台,《狂飙》在爱奇艺的站内热度已经破万,是爱奇艺站内热度目前总榜第一。

作为上星电视剧,《狂飙》还在央视八套的黄金时间播出,首播当日的收视率就破了2,1月27日,《狂飙》的收视率峰值突破了2.8,与去年同时期的“剧王”《人世间》单集平均收视率持平。

观众们更是用脚投票,表达对狂飙的热爱。截至发稿,《狂飙》的豆瓣评分由开分时的8.7一路涨至9.1。创下最近几年现实主义题材最好评分。

作为一部警匪题材的扫黑剧,高开高走的《狂飙》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,随着剧情的不断深入,《狂飙》大结局的收视率是否会破3?评分是否还会一路上涨?也成为了不少观众热议的话题。

《狂飙》为什么火了?

《狂飙》成为了人们返工旅途中必看的影视剧作品之一。在返工的高铁中,卡卡发现光自己的车厢就有三四个人正捧着手机看《狂飙》。据她称,坐在她旁边的男士刚上高铁的时候带了switch游戏机,结果玩了一个小时左右,他就拿起手机,戴上耳机,开始横屏看《狂飙》。

卡卡也是“飙门”的信徒之一,春节假期里,她用了三天时间一口气把《狂飙》看到了26集。在等着每天晚上七点半更新的时间里,她还喜欢从微博、B站等社交平台上搜索关于《狂飙》的二创内容或者是幕后花絮。“有天晚上做梦,梦里全是张颂文在杀鱼”,她对市界表示。

正剧题材的作品想要吸引住年轻人并不容易,而《狂飙》却做到了。导演徐纪周在接受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时表示,《狂飙》是第一部以扫黑除恶常态化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为背景的影视作品,剧集采用了他最喜欢的三幕式手法——通过三起核心事件,串联起了警察安欣(张译饰)与黑恶势力头目高启强(张颂文饰)从互帮互助到最终一正一邪、分道扬镳的成长故事。

“安欣的名字,意思是‘安心’,他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,高启强则是一个机会主义者,他会抓到他能接触到的所有资源、人脉,无限放大化,不断给自己找机会”,徐纪周表示,“安欣是法治社会的代表,高启强是传统的人情社会的代表,他们两个的冲撞也是法治社会和人情社会的冲撞。”

(图源/《狂飙》截图)

如果说导演徐纪周这个力图展现“命运的不可知性和偶然性”的剧本构成了《狂飙》的骨架,那么剧中以张译、张颂文、吴刚、高叶、倪大红等为代表的一众优秀演员,则是赋予了《狂飙》以血肉和灵魂。在不少人看来,《狂飙》的突出表现之一,就是将反派人物设计的不再脸谱化。

在播出期间,主演们多次凭演技登顶热搜,在“建议查查张颂文,不像演的”热搜下面,观众对于反派人物高启强的扮演者张颂文称赞有加。在从卖鱼小贩到黑帮大佬的角色转变中,张颂文通过诸多细节还原了一个十分立体的人物形象。有观众在他微博下询问,为什么会有高启强在鱼缸里洗手这个小设计,张颂文本人回复称,“以前我在市场买菜时看见鱼档的老板这样,我就用上了。”

剧中诸多名场面也都是演员和导演一同用心敲定的结果。“大嫂”陈书婷用腰带勒高启强的场面,由陈书婷的扮演者高叶改编,在接受采访时,她称原剧本是一场耳光戏,因为想快速给两个角色增加一点“荷尔蒙碰撞”,于是改成了勒脖子。而另一场安欣与高启强隔着警戒线不断逼近后退的特写,也是张译向导演提出的想法,结果成了剧中不断刷屏的名场面之一。

不断反转的快节奏剧情,即便是小角色也有血有肉的生动表现,让《狂飙》的口碑一路高升,成为了今年“剧王”最有力的竞争者。

现实主义的胜利

《狂飙》爆火后,褒奖随之而来。其中最频繁被提及的一个词是:现实主义。

人民网将《狂飙》的热播归因于“真正的现实主义”,称该剧不仅还原了新世纪以来我国不同阶段的年代质感,刻画出人性的复杂性和命运的偶然性,还反思了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结构性、制度性问题。光明网赞其颇具“现实主义笔调”,不仅贴近日常百姓,还满怀人情温度。

短短十余年,现实主义剧集从资本市场遇冷到舆论场热捧,仿佛换了人间。

时间倒拨回2013年前后。彼时,现象级古偶剧《步步惊心》刚爆火两年,资本还在潜心琢磨古偶剧“流量 IP”的爆款公式,根本无暇他顾。导演毛卫宁后来回忆,2013年到2015年,正是资本大举进入影视圈的时候,现实题材拍出来可能没有台愿意播。

资本“重古偶轻现实”,意图很简单:尽可能缩短创作周期,追逐收益。考虑到古偶剧已经架空了历史背景,既无需苛求还原历史真相,还能在脱离束缚的想象中信马由缰、迎合观众,无疑极具“爆款收割机”的潜质。相较而言,现实题材剧往往耗时费力,还可能因为力度不够沦为“伪现实”“悬浮剧”。

一位资深编剧就此向市界表示,“现实主义题材的剧本其实是最难写的,这也促使很长一段时间内,大家退而求其次,去写那些所谓的偶像剧。”

以此为背景,十余年间,以《甄嬛传》为代表的宫斗剧、以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为代表的宅斗剧,以及以《花千骨》《三生三世》系列为代表的仙侠玄幻剧轮番摘得“爆款勋章”。同一时间,现实题材剧集则相对沉寂。

转折出现在2018年。这一年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明确鼓励现实题材创作。政策引导推动,再加上观众日益对套路化古偶剧审美疲劳,现实题材剧集迎来发展东风,《大江大河》《都挺好》等热门现实主义题材剧陆续涌现。

到了2022年,随着《人世间》《风吹半夏》《幸福到万家》等作品密集推出,这一年又被称为“现实主义题材深耕细作的一年”。这些剧集的共性在于,不约而同选择了将叙事视角下沉,以“小人物”的视角洞悉历史变迁、人间冷暖。

再往后,便是2023年开年爆火的《狂飙》。从某种程度上看,《狂飙》的爆火出圈是现实主义题材剧“深耕细作”的延续。其爆火基于两方面逻辑:其一,细微到细节刻画,从人性逻辑出发;其二,宏观到唤醒两代人关于世纪之交的集体记忆。

(图源/《狂飙》官方微博)

《狂飙》导演徐纪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《狂飙》不会刻意区分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的概念,从根本上说,不过是人掌握的社会资源不一样,做出的选择不一样,从而导致最后走的道路不同罢了。

把这种“从人性出发”的逻辑对应到剧集里,被腐化的干部既有主动投奔的,欲拒还迎的,也有本身抗拒但无奈被家人拖下水的;反派高启强不是片面的“黑”,而是经历过从备受欺辱,到在狐假虎威中初尝权力的甜头,再到一步步自我膨胀的鲜活的人。

至于集体记忆,据徐纪周介绍,4年前受邀拍一部扫黑除恶主题的作品时,他很痛快就答应了。从某种程度上看,《狂飙》之于徐纪周,像是被寄托了表达欲和野心的存在。作为75后,他希望有部作品能承载中国近20年的社会变迁。

徐纪周所说的“20年社会变迁”,指的是世纪之交以来的20多年。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告诉市界,三次“严打”、世纪之交的那段岁月,基本凑齐了当前普通人日常生活样貌的来龙去脉。具体到影视剧,如果说哪种题材的剧集能让大众回溯世纪之交的岁月,必定是涉案剧、反腐剧。

此外,孙佳山还告诉市界,《狂飙》的爆火出圈,除了通过集体记忆成功争取到中年群体外,还靠汲取美剧、韩国电影的表达方式、类型元素等,吸引了年轻群体。“《狂飙》成功触及到了两三代观众。能否打破圈层,就是影视剧票房或收视率的秘密所在。”孙佳山表示。

为什么又是爱奇艺?

从目前来看,《狂飙》这部由爱奇艺风起工作室打造,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戴莹、留白影视创始人徐康担任总制片人的剧集,不仅已经救爱奇艺于“水火”,还开启了围绕“长视频平台是否会结束亏损时代”的讨论。

1月14日《狂飙》开播时,爱奇艺还在因为接连宣布会员涨价、限制登陆设备、限制投屏功能等一系列动作被吐槽“吃相难看”。甚至于,相关负面评论还跑进了《狂飙》的宣传视频评论区。

没曾想,随着剧情发展,舆论风头180度转变,不仅少有人纠结于涨价与否,反倒不少网友主动充值成了爱奇艺会员,以便多炫几集。

吃到优质内容红利,爱奇艺近几年似乎经常拿到此类剧本。上一次是2022年三季度的《苍兰诀》。

据月狐2022年Q3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,《苍兰诀》播出期间,爱奇艺当月新增用户将近1个亿。甚至于,《苍兰诀》收官半个月后,爱奇艺还推出过会员专享活动,累计卖出10万单衍生商品。剧集内容的盈利能力和长尾效应可见一斑。

爆剧加持之下,当年前三季度,爱奇艺便完成了标志性逆转,不仅Non-GAAP运营利润转亏为盈,经营现金流也连续两个季度为正。紧接着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在2022Q3财报电话会上表示,盈利靠的是优质内容和会员数量。

把时间轴拉长,整个2022年,爱奇艺先后推出了《人世间》《苍兰诀》《罚罪》《卿卿日常》《风吹半夏》五部热度值破万的作品。同年,“一部剧吸引来25家广告主”“实现上市后首次季度盈利”成了关键词。

事实上,爱奇艺爆剧频出,是以整个平台降本增效为背景的。

2021年12月,“爱奇艺裁员”相关新闻屡屡见诸报端。新浪科技在报道中称,爱奇艺将裁员20%~40%,涉及多个部门、多层职级;霞光社则表示,爱奇艺所有部门的被裁比例为20%起,预计离职人数超过2000人。

尽管裁员细节始终未得到爱奇艺官方确认,但人员调整事宜已板上钉钉。有爱奇艺内部人士称,部分高层对此次调整的态度较为坚决,“可以感受到,这一次的调整策略是正确的,知道自己该要什么,不该要什么,反倒会显得轻松。”龚宇曾表示,中国长视频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,特点是追求效率、追求减亏、最终追求盈利。为此,从2021年Q4起,爱奇艺将推出一系列优化组织架构、聚焦核心业务的举措,以提升运营效率和投资回报率。

而根据爱奇艺2022Q3财报数据,公司当季的销售和管理费用,以及研发费用均同比下滑两位数,且主要原因都是“人员相关补偿费用的减少”。

一个事实是,爱奇艺在“节流”方面是有所取舍的,其人员成本大幅下降的同时,内容成本却在上涨。2022年Q3,爱奇艺在内容方面的成本支出为43亿元,环比增加12%,内容成本占总营收成本的比例高达75.43%。

爱奇艺押注优质内容,逻辑很清晰,无论是营收占比56.4%的会员服务收入,还是占比16.7%的在线广告收入,都是以优质内容为前提的。在互联网红利消退、视频平台进入存量竞争阶段的当下,优质内容的重要性更加凸显。

如今,已进入收尾阶段的《狂飙》究竟能给爱奇艺带来怎样的战绩,又会给长视频盈利提供怎样的样本,或许只能静待时间解答了。

最新资讯


Copyright © 2010-2022